悄然谢幕!泸州广场车站即将完成使命 10月或将整体迁至城西客运站

发布时间:2019-8-19 10:45:10   浏览量:[]

泸州汽车站候车厅内,乘客不多,许多设施已经老旧

近日,泸州市交通运输局发布信息:即将建成的泸州城西客运站预计今年10月正式投入运营,届时,泸州汽车站(俗称广场车站)将整体迁至城西客运站。这也意味着泸州汽车站即将完成它的光荣使命,悄然谢幕。

车站已有60多年历史 停车场建在昔日操场上

泸州汽车站俗称“广场车站”,位于江阳区太平街,始建于1956年,1979年正式命名为泸州汽车站。几十年间,泸州汽车站及其附近区域逐渐成为泸州市最热闹的地方,周边水井沟、白招牌等也因它的存在而成为商贸繁华的黄金地段。

今年已76岁的马富权,早已习惯每天早上7点到泸州汽车站附近的门市做生意。他从小就生活在附近,见证了泸州汽车站从无到有,再到不断提档升级的过程。

“这块地最初是太平街小学的操场,后来改名红旗山小学就搬走了,空下来的地就建了广场车站。小学操场就是现在停车的地方,后来售票口、检票口、X光检测仪、公厕等设施不断完善。”马富权向川江都市报记者介绍说,后来随着泸州城区面积不断扩大,陆续又在小市回龙湾一带修了几个汽车站。虽然广场车站的官方名称应该叫泸州汽车站,但多数市民为便于区分,加之叫惯了,仍称呼它为“广场车站”。

在马富权看来,60多年来,泸州汽车站为泸州到周边乃至更远城市的客运、商贸流通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,但现在车站被城市包围,交通问题已日益凸显。

习惯这里的繁华与便捷 车站要搬有市民不习惯

家住兴隆街的退休人员李中华,每天买菜都要经过泸州汽车站。听说车站即将搬迁,他表示可能会不习惯。泸州汽车站带给自己的除了出门方便外,还有青春年华的美好记忆。

“1972年,那年我22岁,内招进了宜宾父亲所在工厂,第一次去报到就是在泸州汽车站坐的车。那个年代,我要到宜宾需要两天时间,先从合江老家走一天路到茜草沙湾,在码头乘船到泸州,第二天早上9点再从泸州汽车站坐车到宜宾。”李中华说,那时泸州到宜宾每天只有一班车,每次自己休探亲假回家,带上节约下来的粮油米面,背着大包小包挤不上车,从车窗爬进去是常有的事。那时候就想,要是能把家安在泸州城区,下车就到家了,那多方便。后来,李中华如愿以偿,回到泸州工作,单位宿舍就在离车站不远的兴隆街上。尽管儿女常劝他搬到城西一起居住,但李中华一直不愿意,他习惯了泸州汽车站的便捷及附近的繁华,也舍不下熟悉的街坊邻里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车站内外众多商家是去是留各有打算

走近泸州汽车站,站外石阶上坐着三五个乘凉的市民。一名妇女守着几把卖剩的菜,等待顾客还价。台阶应急通道木门上的油漆已经脱落,一片片木屑向外翻起。透过玻璃窗可以看到,不算宽阔的候车厅内,稀稀疏疏坐着二三十人。

走进候车厅,靠门一侧有三家小卖铺,店铺正对着4个检票口。刘女士是其中一位经营户,在这里经营已有好几年。她告诉记者,随着泸州客运中心站投用、大量线路向其他车站转移等,来泸州汽车站乘车的人已越来越少,自己的生意也越来越差。

汽车站即将搬迁,刘女士表示自己并不打算跟随,“现在这边候车厅连空调都没有,新车站配套设施肯定比这边好,但租金肯定也会贵很多。再说一个新的客运站,可能还需要一定时间培养客流,现在过去可能会亏本”。

在泸州汽车站旁卖炒板栗、土豆花等小吃已经好几年的个体户陈先生说,随着车站搬迁,自己的生意肯定会受影响,以后实在做不下去了,就再另作打算。

前兴隆街上一家小卖部的严老板表示,近些年来,泸州汽车站周边的繁华程度早已大不如前,“以前这里车水马龙,汽车站对面是一排服装店,类似商业街的规模。最近几年人流量减少,广场改成绿地,车站也冷清了不少。如今车站连着一栋老楼,不拆可能还有安全隐患,加之车站本身也老旧了,是应该尽早搬迁”。她说,希望车站搬走后,这片区域能重新规划为市民休闲的好去处。

时刻表停留在“布条时代” 售票窗口有时整天无人来

为方便乘客取票,泸州汽车站设立了4台自助取票机。但与很多汽车站早已实现LED屏滚动显示发车时刻表不同,泸州汽车站的发车时刻表仍停留在张贴塑料布条的阶段。

记者看到,本就为数不多的售票窗口只开了两个,依然等很久才有乘客来购票。售票处工作人员张先生回忆,以前人气最旺时,即使所有窗口全开,排队买票的乘客也要一直排到街上。现在乘客大幅减少,加之更多人选择网上购票、自助取票机取票,售票窗口前门可罗雀,自己有时甚至一天都没有经手一张票。

一名检票员介绍说,她和父辈们都在这里工作。十多年前,泸州到沿海地区务工的人非常多,站上即便每天都安排了多班到广东等地的车次,仍有很多乘客买不到票,一等就是一两天;候车厅也常常被挤得水泄不通,甚至有乘客吃着方便面,挤在椅子上就睡着了,“我在这里工作十多年,对它很有感情。但现在车站越来越多,私家车也越来越普及,它没落了,也证明泸州在不断发展,新旧更替很正常”。

展开
网络经济主体信息

川公网安备 51052102510563号